央廣網

徐永光:豈止摩拜是社會企業

2017-06-14 10:11:00來源:中國慈善家

\

徐永光:南都公益基金會理事長、中國慈善聯合會副會長

  摩拜單車入圍首屆“中國社會企業獎”所引發的大范圍爭論,令南都公益基金會理事長徐永光感到“竊喜”。他認為這種爭論是好現象,至少,這個之前社會關注度不夠的獎項,如今被“炒”了起來。

  對于這場爭論本身,徐永光毫不猶豫地投了贊成票。在他看來,不但摩拜單車是社會企業,任何一家能解決“社會痛點”的企業,都是社會企業。

  在徐永光的眼中,以摩拜單車為代表的共享單車企業解決了包括減少碳排放和霧霾、減少交通擁堵、解決城市公交“最后一公里”出行等社會痛點,其優點還包括摩拜單車的“互聯網+”物盡其用,有益騎行者身體健康等等。

  “除了摩拜,我還下載了OFO、小藍和永安行等,幾個月下來,肚子已經減了一圈!毙煊拦庹f。

  質疑摩拜單車不可取

  針對摩拜單車是否是社會企業的爭議,主要集中在以下三個方面:它的大規模投放是否造成了資源的浪費、管理上的滯后增加了社會成本以及它作為一家多輪融資企業,其首要目標是回報投資人,是以營利為目的的,而非照顧公共利益。針對這些質疑,徐永光一一給出了他的看法。

  在摩拜單車的大規模投放是否造成了資源的浪費這一問題上,徐永光認為,這是企業在市場競爭中不可避免會涉及的問題,在一定階段內,它的確表現出了盲目性,但最終,經過市場這只無形的手的調節,這種現象一定會扭轉過來。當下共享單車經濟火熱,多家企業入局爭奪市場,經過一番激烈較量后,最終只會剩下幾家,這是市場發展的正常過程,是企業從不成熟走向成熟的必然階段。因此,現在就下結論認定摩拜單車的大規模投放是對資源的一種浪費,還為時過早,經過市場的打拼,其投放一定會更加科學,趨于平衡。因此,從這一點上來否認摩拜單車的社會企業身份,是有局限性的。

  對于第二個問題,摩拜單車在管理上的滯后,造成了人行道的堵塞等問題,徐永光表示,這同樣是企業在發展初期涉及到的問題,也并非摩拜單車的本意,隨著市場趨于穩定、企業運作更加有序規范,這種問題也會迎刃而解,并非是不可治理的頑疾。

  在爭論最多的第三個問題上,摩拜單車的多輪融資,使得它必須要以回報投資人為首要目標,是以營利為目的的,而非照顧公共利益。徐永光認為,這是對社會企業身份的誤讀。

  “社會企業和做公益是兩回事。社會企業是以商業的方式解決社會問題,它首先是企業,而非公益。摩拜單車不用投資人的錢做共享單車,難道要依靠捐款來做?”

  在徐永光看來,社會企業取得融資并在市場發展中獲得利潤是天經地義的,同樣,在這個基礎上,給予投資人回報也是理所當然。社會企業只有獲利,才能更好地擴大規模,解決更多的社會問題;而給予投資人回報,則會吸引更多的資金投入社會企業,這同樣有助于解決更多的社會問題。

  至于摩拜單車的商業行為所帶來的營利性收入,徐永光認為完全沒有必要耿耿于懷,因為商業本身的行為就會對社會起正面作用。他舉例說,在中國,如果一家企業賺到了100元的利潤,那么企業要將其中的68元上繳給國家,這68元包括所得稅、流轉稅等。再有,根據統計,企業收入的前40%都是社;。這也就是說,政府把社會包括未來養老的擔子都交給了企業,而不是西方的做法—給予個人高工資的同時,也針對個人征收高所得稅,讓企業的稅賦降低。

  “為什么反對企業掙錢呢?企業掙了錢,最終有2/3又上繳給了國家,從這個層面來說,企業掙得越多越好!毙煊拦庹f,“現在有一種觀點,會把許多非商業的東西強加給社會企業,這樣的做法,只會對社會企業的發展造成束縛,最終拖死它們!

\

  沒有法律規定社會企業不能分紅

  徐永光所說的“非商業的東西”,有很大一部分來自于對社會企業的“公益道德綁架”。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,社會企業被誤解為公益機構,它所取得的利潤,是不應該分紅的,至少,也是限定比例的分紅。

  徐永光認為,首先,社會企業到底是一個什么標準,在全世界都沒有統一界定,因此,只要一家企業遵守了公認的三重底線原則,暨社會使命、財務的可持續發展,以及對環境的保護,那么,這家企業就應被視為社會企業。其次,對于社會企業是否應該分紅,從法律的角度來說并沒有禁止的依據。而從社會企業在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態勢來看,分紅是一種趨勢。

  “美國的社會企業不存在是否分紅這個問題,英國曾經有過這樣的法律,規定社區利益公司的分紅不得超過35%,這條規定導致針對這些公司的捐款和投資大幅度縮水,英國政府在意識到這個問題后,更改了相關規定,如今在英國也不存在對分紅的限制;香港地方政府倒是明確社會企業不能分紅,我去年和他們辯論了一場,指出了不分紅的弊端,如今,香港地方政府會給予社會企業一定的補貼!毙煊拦庹f,“有人會以尤努斯的案例反駁,說尤努斯就堅決反對分紅。這是一種誤解,尤努斯并不是不分紅,他只是不給資本分紅,格萊珉銀行的股東中,窮人占了94%,很多貸款者最后都入股了,針對這一部分人,尤努斯是年年分紅的!

  作為全世界第一個拋出“社會企業理應分紅”這種觀點的人,徐永光指出,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觀點,是因為他看到了不分紅機制引發的問題—社會企業無法獲得投資、吸引不到人才加入、企業的可持續發展與解決更大的社會問題受限,最終只能是一場空想。

  “我們應該明確一點,社會企業首先是企業,它是在用商業的手段解決社會問題,因此,它只要接受《公司法》的約束就好;它不是公益,不必接受《慈善法》的約束。當然,如果社會企業的投資主體本身是慈善機構,那么就另當別論了!

  社會企業擁有地域屬性

  徐永光認為,在討論什么是社會企業時,還有一條應該引起注意,暨社會企業的范疇,應該具體到一個國家、一個社會的層面去談,而不能泛泛化,因為社會企業解決的,是當地社會的問題。

  “比方在中國有一家食品生產企業,它能保證提供的食品是安全、無污染的,那么它在中國就是一家社會企業,因為它解決了‘食品安全’這個社會難題。但是如果把它放到日本,那它就只能是一家一般企業,因為日本不存在食品安全的問題!

  從這個角度出發,徐永光認為,當前我們已經置身在一個廣義的社會企業普遍存在的社會體系中,摩拜單車,毫無疑問是其間的代表—以解決社會問題和制造社會問題為分割線,當下存在的企業便只剩下兩種,暨制造社會問題的“壞企業”和解決社會問題的“好企業”。這兩種極端的企業都在我們周圍,壞企業帶來環境污染、生產假冒偽劣產品;而好企業則解決社會痛點問題,對生態環境友好—后者,便是當之無愧的社會企業。

  正是因為從廣義的范疇上,徐永光認為社會企業是普遍存在的,所以,對于在現階段制定中國社會企業標準這件事情,他抱以審慎的態度。在他看來,社會企業的概念剛剛在國內興起,目前國內的社會企業發展還處在初級階段,關于標準的分歧也很大,過早地制定社企標準,如果操作不當,會產生誤導,捆住手腳,反而影響了社會企業的創新發展。例如韓國所定的社企標準,幾乎就是殘疾人福利企業,2006年,韓國頒布了《社會企業促進法》后,因其條件過于苛刻,致使許多社會企業無法或不愿注冊,反而在某種程度上阻礙了產業發展所需的多元性。

  “以摩拜單車為代表的共享單車經濟,是‘互聯網+’思維下的一次創新之舉。它進入了一個本來是政府管理的公共交通領域,表現出來的態勢就是既省了國家的錢,又給社會帶來了福祉,它有效解決了社會問題和環境問題,因此,它不但是一家社會企業,還是一家高標準的社會企業!毙煊拦庹f。

編輯: 侯力新
關鍵詞: 摩拜,徐永光,企業運作,企業發展,企業要

徐永光:豈止摩拜是社會企業

摩拜單車入圍首屆“中國社會企業獎”所引發的大范圍爭論,令南都公益基金會理事長徐永光感到“竊喜”。至于摩拜單車的商業行為所帶來的營利性收入,徐永光認為完全沒有必要耿耿于懷,因為商業本身的行為就會對社會起正面作用。

美女视频黄频大全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