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河南省黃河科技學院應用技術學院,有這樣一名大一新生,他帶著癱瘓的父親在濟源上學,每天一起吃飯,遛彎。7歲時,父親因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9歲時,爺爺去世,母親又不辭而別,照顧父親的重擔落在年幼的馬永恩身上。從小學到初中,再到高中、大學,無論自己走到哪里,馬永恩都帶著父親。他說,父親在,家就在。

  “00后”獨自扛起一個家
  早上7點,結束了早讀的馬永恩,匆匆趕回位于校園里的“新家”,為自己和腿腳不便的父親馬小全做早餐。
  “榨菜是我爸從網上買的!焙屯R粯,父子倆的早餐是饅頭配榨菜!耙话愣疾缓戎,偶爾才會去食堂買點!痹缱x結束到正式上課,只有一個小時,因為需要照顧父親起床、洗漱,馬永恩來不及自己熬粥。
  馬永恩來自河南駐馬店。6歲時,父親馬小全得了一場大病。經過幾個月的治療,馬小全的命保住了,卻再也沒能站起來。
  為給馬小全治病,家里花光了積蓄,還欠了一大筆債。為了還債,馬永恩的爺爺到工地上打零工賺錢。然而,命運對這個家庭的“考驗”才剛剛開始。在一次從工地回家的路上,馬永恩64歲的爺爺不幸遭遇車禍身亡。料理完爺爺的后事,馬永恩的媽媽就離家出走了。爺爺去世、媽媽離家出走,同村的姑姑還能照顧馬小全?蓻]想到,爺爺去世一年后,姑姑也癱瘓了。
  年幼的馬永恩獨自撐起了這個家。他養成了每次進門先喊爸爸的習慣。永恩的爸爸每天要從早上一直平躺到中午,為了防止身上生瘡,小永恩就用一塊木板將床和輪椅搭接在一起,頂著爸爸將他一點點挪到輪椅上。高大的爸爸和馬永恩瘦小的身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每挪動一次,馬永恩總是累得氣喘吁吁。
  同村鄰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他們紛紛伸出援助之手盡可能地照顧這個令人心酸的家。遇到農忙的時候,同村的大人都會放下自家的活先幫馬永恩家把活干完。
  “對我來說‘難’已經成了一種常態,也是一種鍛煉!睆拇,馬永恩便和父親相依為命。他一邊照顧父親,一邊利用課余時間打工。盡管如此辛苦,但馬永恩從小學到高中的學習成績一直不錯。
  靠著政府的低保補助和好心人的愛心捐助,父子倆生活不易。
  今年,馬永恩在順利考上了大學。這本是件令人高興的事,卻讓馬永恩犯了難。一邊是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父親,一邊是大學學業,思慮再三后,馬永恩決定帶著父親上大學。
  帶著父親上大學
  2020年10月9日,黃河科技學院新生開學的第一天。馬永恩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,身后跟著坐在輪椅上的父親。在人潮涌動的校門口,顯得格外引人注目。
  床、桌、鐵皮柜……這就是馬永恩和父親在學校的“家”,簡單但是整潔。房間的桌子上放著一個電鍋,里面是馬永恩為父親煮的面!耙驗殡婂仜]法炒菜,他和父親最常吃的是雞蛋面!瘪R永恩說,雖然吃得清淡點,但一頓飯就能省下近10塊錢。
  每天,馬永恩除了上課和照顧父親外,還在輔導員的幫助下勤工儉學,在食堂和圖書館做兼職!懊刻煸缟纤奈妩c鐘起床!瘪R永恩說,早上在食堂做完兼職后,再趕去上課,每天都很忙,但很充實。
  馬永恩的輔導員鄭炳頡清楚地記得第一次帶馬永恩到宿舍后的情景:馬永恩整理好床鋪后,慢慢將自己的父親抱起來,放到床上安頓好,再獨自收拾行李和房間。
  “他的熟練讓人心疼!编嵄R紅著眼說。馬永恩每天要給爸爸洗臉、洗腳、洗頭,每個星期還會幫爸爸洗澡。正是得益于馬永恩的悉心照顧,這么多年來,馬小全從未長過褥瘡。
  父親在,家就在
  “現在回過頭看,我也不知道這些年是怎么過來的!瘪R永恩表示,“我家已經這樣了,爸爸是我唯一的親人,如果爸爸有什么意外,我就真成孤兒了!睅е赣H上大學,雖然辛苦,但馬永恩卻認為,父親在,家就在。
  考上初中,考上高中,考上大學,將來考研究生,找個收入高的工作……每到人生的一個階段,馬永恩都會提前規劃好下一站的目標,而在他的每一個目標里,都要帶著父親一起。
  “有時候,我覺得自己拖累了孩子!瘪R小全告訴記者,10多年來,無論春夏秋冬,馬永恩每天都早早起床洗衣服、做飯,照顧他起床、吃藥;中午的時候,兒子還經常用輪椅推著他到院子里曬太陽,呼吸新鮮空氣,和他聊天;晚上,兒子還會為他按摩雙腿。
  “學校得知馬永恩的情況后,第一時間協調解決他的學習、生活困難。我們在教師公寓給永恩安排了宿舍,還幫他申請了國家一等助學金,并且為他提供了勤工助學的崗位……”鄭炳頡說,學校為馬永恩準備了一些生活用品,還主動聯系到一家企業,該企業愿意每年為馬永恩提供4000元專項補貼用于上學。
  “唯有努力學習,才能回報大家的關愛!弊詮莫氉哉疹櫢赣H之后,馬永恩很少流淚。但最近,這么多熱心人的關心,他經常會偷偷紅了眼圈。
  “我覺得將來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!睂ξ磥,馬永恩說,他有個夢想,就是像電影《背起爸爸上學》里講的那樣,努力學習,好好生活。(新華社“中國網事”記者王爍)